2009-08-13

信用卡的真正问题:持卡人 (并不特指美国)

信用卡行业的问题不仅仅关乎信用卡公司——也关系到你。本周联邦参议院接受了一项提案,它将沉重打击信用卡行业的一些臭名昭著的做法。奥巴马总统说,他希望在月底这项立法能放到他的办公桌上。这份法案是基于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和其他机构在去年年底提出的原则而提出的,它将取消对未还款余额提高利率的做法,禁止发行人把客户的还款先放到低利率的帐目中,并不得因客户迟付账单而提高利率。
 
信用卡行业的问题不仅仅关乎信用卡公司——也关系到你。本周联邦参议院接受了一项提案,它将沉重打击信用卡行业的一些臭名昭著的做法。奥巴马总统说,他希望在月底这项立法能放到他的办公桌上。这份法案是基于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和其他机构在去年年底提出的原则而提出的,它将取消对未还款余额提高利率的做法,禁止发卡人把客户的还款先放到低利率的帐目中,并不得因客户迟付账单而提高利率。 
 
但信用卡公司并不是唯一需要被提防的对象。全美国人有一兆亿用于周转性的贷款——开始于个人之间。这种需求催生出一张塑料卡的出现,做个决定就能用它来消费。有人认为这是自由意愿不需干预并可以就此作罢。但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这故事并非如此简单。有成堆的证据可以表明,在涉及到如何使用信用卡时人们都是槽糕的决策者。即使当被告知了全面和公正的信息,他们往往仍会作出有悖于自己经济利益的决定,这种现实情况仅仅部分考虑进新的原则并等待立法。
  
小心引诱性利率。超过三分之一的消费者选择一家信用卡而不是另一家是因为该发卡行有较低的入门利率。然而这种方式随着时间的推移却使他们承担了更高财务费用。在一项研究中,美国马里兰大学经济学家徐海燕和劳伦斯·奥苏贝尔发现人们更喜欢6个月内付4.9%利率的信用卡,而不是12个月内付7.9%的信用卡。如果余额能在6个月内付清,这也算合乎情理。但是很多人不会付清,美国人平均年欠款为2,500元,考虑到利率要提高到了16%,他们应此得付出比其他信用卡更多的利息。
  
这种现象很容易被归因为简单的疏忽。一些经济学家用另一种视角来看待这一点和类似的结果。他们发现人作为一个物种,有一种系统性的心理崩溃缺陷。我们对将来的出现成本有着非常差的认识。相反,我们过多的重视直接的和看得见的事物。我们的眼睛被眼前的低利率迷惑了,以至于不能看到长远。(是的,信用卡公司深谙其道。)
  
所有的信用卡都一样会给消费者寄送细目清单。我们通常认为我们不会超过信用额度或错过付款期限而触发的发卡行的惩罚利率。我们在决定申请哪家信用卡时,我们对这些费用很少或几乎没有关注——尽管最终的付款成本会大有区别。"我们不倾向于考虑到未来成本,"纽约大学研究信用卡合同和客户的行为的法学教授奥伦·巴-吉尔说。"消费者真的不知道要为他们的信用卡支付多少费用。"
  
一旦手中有卡我们的消费行为就会失去理智。在一项实验中,麻省理工学院的德来珍·普雷克和邓肯·斯密斯特发现,使用信用卡而非现金购买的人愿意支付两倍价格的篮球门票。信用卡的支出让人觉得不是在花费真正的金钱。在另一项研究中,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尼古拉斯·苏勒雷斯和Compass Lexecon公司的顾问戴维·格罗斯通过计算得出普通持卡者每年额外支出200美元的利息费用。他们既保有着相当多的现金或支票存款,却又拿存款去支付信用卡消费账单。在我们看来,这两种行为是有相悖的。
  
似乎解决办法就是让消费者更明白使用信用卡的成本。事实上,在过去几十年里,在这个方向有非常大的推动,从诚实借贷法案到"舒默盒"——要求提供单页的信用卡条款摘要,其中字体大小由联邦政府决定(它需要足够大,以至于吸引到您的注意)。信用卡声明在80年代初还只是一个页,到现在轻易地增加到了30页。这是大量的信息。然而,美国过度的消费债务问题还是爆发了,为什么?披露本身可能没有足够考虑到根深蒂固的人类思维习惯。"在过去20年里已经有很多的披露政策,但他们对改善市场的影响非常有限,"马里兰大学的奥苏贝尔说。"问题不是没有提供信息,问题是在于如何处理这些信息。"
 
当讨论还在继续,我们需要做的了解关于信用卡具体费用每个信息。在2007年一批参议员提出了一项法案,要求信用卡公司在给客户的帐单上列明需要多长时间来付完欠款,如果仅支付最低还款额度在本金和利息上要需要多少费用。(这是另一种心理陷阱:最低付款额用大字体印在账单中,隐蔽用来理解需要花费多少付完全额的信息,这意味着我们用更长的时间来付更多欠款。)该法案从来没有在任何地方通过,但这个提案中相类似的条款目前已提交参议院审议。
 
不同的是我们被告知的不只是某一信用卡的特点,而是人的行为的特点。这类似于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的规则,他要求汽车制造商告知用户每加仑的汽车所能获得的里程数——无论你是驰骋在城市或是在乡村。依据人的行为,成本也会变化——像贴在背胶纸上一样写得明明白白。
  
经济学家理查德·泰勒,和法律学者卡斯·森斯坦——他现在负责白宫办公室的信息和管理事务,认为我们应该更进一步。在他们的Nudge一书中,描绘了这样一个系统:信用卡公司每年一次向客户公布在过去12个月支付的所有的费用、利息和其他收费。这些信息会在个人账单中提供,并提供电子化账单以便购物时比较花费。"通过了解他们的确切使用情况和费用支付,客户将对他们的消费有更好的感觉,"塞勒和桑斯坦写到。表面上看,人们更理智地消费。当一个新的沙发要花费500元至700 元——价格透明到人们能足够意识到——少买。
  
那种类型系统的优点在于它不会对不需要的人强加严厉的规则。毕竟42%的家庭的帐单还是按月全额付清的。以能被人们能够理解和内化的方式,告诉他们使用信用卡的费用,培育良好的市场环境,使得让每个人能为自己的做出明智的、不受羁绊的决定。
 
翻译:Ernest Yan from http://www.xcej.com/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