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4-14

薄熙来的未来

中国人非常渴望成功。当然在当下成功的简单定义就是有钱,有身份。我不完全赞成马斯洛关于人阶段需求的理论,实际上人在被不公正对待或在赤贫线上挣扎时更易激发追求公平正义和平的愿望。而中国很多指导思想就是在那种状态下提出的,在相对宽松的环境下人又容易安于享乐,满足现状,私欲膨胀,这阶段物资利益是最好的诱饵。

西方的原罪来自内心的善和现实的恶的冲突,但在法律层面并不会因此获罪。但在中国只要追求成功无可避免的要自欺和欺人。中国把人心向善的愿望直接定为社会制度,党章,法律规定,而在俗世中争夺名利的时候核心竞争力是使自己不受任何思想束缚,但希望别人受制而止步不前。

中国历来不缺是非,何况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程序公正透明是我国真正缺少的。我相信中国人和西方人有很大的差别,但同是黄种人的日本、香港似乎成功吸取了西方文明的精髓同时保留在东方的文化。竞争不可避免,哪怕夫妻间每一方都想占据上风。党内竞争也无可厚非,但是完全不用表面一团和气,背后你死我活。也可以让公民知情,让年轻人有机会参与,不谈政治已经让男性变阴柔,女性不单纯,太子党变诸侯。

没有评论: